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梦草的博客

一个普通人的七情六欲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我的岁月我的梦(梦草自传20)  

2012-12-30 15:12:41|  分类: 梦草自传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【原创】我的岁月我的梦(梦草自传20) - 梦草 - 梦草欢迎您!
 

苦涩的初恋 

马上就要离开太原了,我的脑海掠过一丝淡淡的眷恋。儿时玩耍捉迷藏的南海湖畔的碉堡炮楼,垂钓青蛙的汾河坝堰,还有去晋祠劳动的稻田,都一一展现在我的眼前。

再见了,我生活了十年、度过了艰难光阴的地方。这是我第三次离开太原,第一次离开这里是1962年,被“压”回了老家,第二次是1966年,被“撵”出了太原,只有这一次是“自愿”的,自愿承担起家的责任,即将开始新的起点。想到这些,感觉太原并没什么值得留恋的地方,不过,有一个人却让我挂牵,她就是赵国萍。

赵国萍比我小两岁,和我同在太原十五中上学,我上初三,她上初一。同住一个院,我家住五门,她家住二门。同是一个老家,都是山西阳城县人。1959年,我家刚来太原的时候,我们两家认识了并相处得很好,而且来往越来越密切。她父亲是交通厅人事处处长,我父亲是交通厅党组主管秘书,我母亲和她母亲几乎一有空就凑在一起,做着针线活,唠着家常话。文化大革命开始后,我父亲被批斗,关进“牛棚”,全院谁都不敢和我家接触,就连小孩儿们也不敢和我玩耍。只有国萍和她的妈妈在夜深人静的时候,偷偷来到我家,给我洗衣服,帮我收拾屋子,给我缝补破旧的衣裤。干这些活的时候,基本都轻手轻脚,生怕动静大了,惹出麻烦来。一听见楼道有走路的脚步声,便停下手中的活计,支着耳朵,听外面没有动静了,匆匆收拾一下赶紧离开我家。我管她母亲叫姨姨,姨姨就像我的妈妈一样心疼我,关爱我。姨姨干活的时候,时而会抬起头,望着我唉声叹气,我懂得她的心情,她是可怜我。她们母女担着极大的风险,一直在暗地照顾我,帮助我,使我孤独的心得到极大抚慰,感到无比温暖,我从心底感激她们。

临行前我去她家告别,姨姨狠狠数落了我一顿,说:“你父母不在身边,这么大的事怎么也不和我们商量呀?”还说:“咱上回都说好了,带国萍一块儿去插队,互相有个照应,怎么好好的说变就变,要去什么煤矿啊?你太任性了!”我默默地听她教训,不敢有丝毫顶撞的意思,我何尝不愿和国萍一块去插队啊。以前姨姨跟我说过:“孩儿啊,你妈和我早就商议过,长大后如果你看得上国萍,就娶她当你的媳妇吧。”当时我没在意,只当是玩笑话,自己年纪那么小,根本还想不到那些,不过我对国萍还是有好感的,挺喜欢她的文静和善良。上次姨姨又叫我说:“现在国家号召知识青年上山下乡,不管去哪,你都要带着国萍,你们俩在一起,你大她小,要好好照顾她。”当时我答应了,现在却变卦了,她怎么能不生气呢?可我自己却有自己的想法,毕竟家境不同,他爸是造反派,我爸是批斗对象,父亲的问题一直是我心中的隐痛。等她平静下来的时候,我把我的想法说了一遍,姨姨再不说什么了,转身对国萍说:看你宗哥多有志气。国萍一直都在跟前静静地听着,神情一阵惊诧,一阵茫然,一阵无奈,最后只说了句:“你要多写信,常回来。”

离开太原到阳泉二矿工作后,我几乎很按时地半月给国萍写一封信,一个月回太原一次。写信就是说说在矿上的事,从工作说到生活,像流水一样报告情况,但从不讲述在煤矿的艰难困苦,总之是一切都好,劝她注意身体,并表达关爱之情。每月休息,我都会回太原,只要我回太原,都会去国萍家,在她家就像回到自己家一样。国萍虽不多说话,但总陪我在家,姨姨总是给我做我爱吃的,她的弟弟非常喜欢和我在一起玩,只是她的父亲和哥哥因为工作忙见面少一些,不过对我都还不错。

过了三四个月,国萍参加工作了,她没有去农村插队,她爸把她安排在交通厅管辖的轮胎橡胶厂上了班,有个管人事的父亲毕竟不一样。我挺为她高兴的,起码不会因为我们没有在一起下乡插队她妈妈唠叨我不照顾她。自打国萍上班后,我回到太原,她也顾不上陪我了,只有下班后吃晚饭时才能见面。平常的日子,还是我给她写信,但她从不给我写信,问她为什么,她说作文哪有你学的好啊,不会写,每月你都回来,用不着写信了。相处的时间长了,我们总会提到处对象、当婚嫁娶的话题,可她总是笑而不答。她妈还是那么热心,只要我回来,国萍在家,她妈老找借口出去,给我们俩多呆在一起的机会。

1970年腊月,我又一次休息回太原,在国萍家吃完早饭后,她妈早早洗涮收拾了锅碗就出去了,国萍一直磨磨蹭蹭没去上班,我催她快迟到了,她说不急。这时我才发现她的神情不对,眼圈红红的,我问她怎么了?她说,想跟你说点事。说着起身从她睡觉的家里拿出一个布包,掏出一个包裹严实的纸包交到我手上,说:“这是你一年来写给我的信,我都看了,好好的保存着,现在还给你,以后不要给我写信了。”说完就哭了,我怎么问她也不说话,只是哭,哭得那么痛心。我突然明白了,不由得潸然泪下。这时候,她妈回来了,看来她早料到会有这样的情况,劝了国萍几句,国萍一扭身进了屋,关住门不出来了。她妈回头劝我说:“孩儿,别伤心,以后你可要常回来啊!”

我拿着沉甸甸的包裹严严实实的纸包,离开了她家。到家后,打开纸包,细细将我写的信件一封封拆开,一封封扔进炉膛,眼看着字里行间渗透着我真情实感的信笺慢慢化为灰烬。第二天,我登上开往阳泉的列车,离开了太原,再也没有回来。

(待续)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28)| 评论(3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